她被自己的男朋友扒光弄晕献给了领导,没想到却遇到个天才霸主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第1章 匪夷所思

酒店内,美伦美奂,手工装修的奢华房间,极尽意大利式的典雅复古味道和色彩,宽大的床-上突然发出一声愛昧的申缨声。“唔——”

两具火热的身躯交缠在一起,女人身上柔软的触感让一向很严格要求自己的裴东宸整个人的控制力被摧毁,感官似乎战胜了理智,他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就要进入的一刹那,他的理智又突然被拉回。

呃!不!

他不能!这是个陌生的女人,他不能被佑惑,授人以柄。

猛地起身,一把扯过丝被盖住女人的酮-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猛地闭上眼睛,待到激/情退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低头看了眼在他沐浴后突然出现在他床-上的光裸女人,脸色一片阴霾,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凶光。

好一个主动献身的女人,裴东宸连被子带人一起抱了起来,将女人丢进洗浴室的浴盆。

打开花洒,冰凉的水就这倾泻而下。

“啊——”燕涵就这么被冰凉的水一下子浇醒,大大的眼睛带着茫然看向四周,这是哪里?

“说,谁让你来的?!”男人的语气带着一种威严的霸气,不是怒气,但可以感觉他很不爽,很不耐,却在极力隐忍。

燕涵呆了呆,低头看看自己,花洒里的水还在喷涌。薄薄的丝被已经被淋湿,紧贴在身上,而她的身体正不着寸褛的被裹在丝被里。

“啊——我怎么了?你,你又是谁?”燕涵吓得又一阵刺耳的尖叫,刺得裴东宸觉得自己的耳朵要聋了。

“闭嘴!”又是一声低吼。

燕涵吓得乖乖闭嘴,窘迫地瞪大眼睛,就看到站在浴室门口的高大男人,那个男人此刻眼中是怒意,正一脸阴沉的瞪着她。

“你,你是谁?”她又忍不住瑟缩着问了一句。

裴东宸皱眉看着一脸惊恐的小女人,表情还真是丰富,演技不错,可以得奥斯卡金像奖了。

“说,谁派你来对我献身的?”裴东宸冷哼一声,语气讥讽,她能配合别的男人来玩主动献身的游戏,同样也是心机深沉的主吧,这种女人是蛇蝎,碰不得,他深知。也庆幸自己没有碰!

“我——云飞呢?”燕涵下意识地看看四周,今天是谭云飞跟她越好的,谈了六年恋爱,云飞说今晚要来酒店开房,不开房的话就分手,想着他们不久后要结婚,她不想失去他,就决定从了他,可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裴东宸上前一步。

“啊——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他一靠近,燕涵吓得又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该死!”裴东宸一阵咒骂,拧上了花洒。“要干什么我早干了,不用到现在,说,你是为了谁?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燕涵见他并不是要伤害自己,忍不住回嘴道。

裴东宸冷哼一声,对这个女人的装傻感到很是不屑,讥讽道:“是我该问你吧?脱光了自己,跑到我的房间,你说你在做什么?”

什么?

燕涵的脑子似乎有些短路了,仔细回想着先前,今晚是她跟相恋了六年的男友谭云飞的第一次,在进房间的时候,她喝了谭云飞给的一杯红酒,然后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整个脑子是晕的!醒来后就是在这里被冲冷水,她怎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对了,云飞呢?刚要喊人,就听到男人沉声道:“醒了吗?醒了的话,立刻给我出来!”

说着,一把扯过洗浴架上的浴衣猛地丢在她头上,眼前一黑,燕涵拉下浴衣时,那个看起来有些微怒的高大男人已经不见了。

立刻穿好浴衣,燕涵走了出来,小手紧张的紧紧浴衣,包裹好自己,脑子里一团乱,酒醒了,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似乎更乱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她,见她出来,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能给我个解释吗?”他不客气的问道。“跑到我房间来献身为了谁?”

“我——”燕涵一怔,皱皱眉,她要对男朋友献身,不是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于是大着胆子道:“我凭什么要给你解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和我未婚夫在一起好好的,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小姐,是你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裴东宸冷声指正。

“怎么可能?”燕涵瞪大了眼睛,对于裴东宸的说法显然不信。

“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不管你身后的人是什么目的,我希望你能转告他,没有下一次,你走吧!这一次,我可以不追究,如若有下一次,他休想在政-界混下去!”

“什么意思?”燕涵还没反应过来。

裴东宸鄙夷的看了一眼她,“怎么,不走还真的想等我要你吗?告诉你,我对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不感兴趣!对我来说,你和妓-女没什么区别!”

第2章 爱了六年的男人

瞅了眼看起来还算长得可以的燕涵,裴东宸的眼神要多鄙夷有多鄙夷。美色多了去了,他喜爱美色,但不至于饥不择食到什么女人都要的地步。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说谁妓-女呢?”燕涵气不过,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你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素不相识的她?他了解她吗?

裴东宸冷哼一声,嘴角满是不屑,然后站了起来,一股迫人的压力就这么逼了过来。

燕涵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很高大,修长的身材,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完美的五官呈现着高贵的线条,冷峻的面容因为紧抿的薄唇而显得更加的严肃高傲,修长的手指绕过走到吧台边酒杯的支架,优雅的举起,像血一样艳红的酒在杯中晃了晃,轻轻的抿一口,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王者的霸气。

他,裴东宸,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完美尤物,政-界里最年轻最睿智最有魄力最目空一切最有前途的五钻级政/客,炙手可热的程度可想而知。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除非他不想。更何况现在他还是单身!

抿了一口酒,裴东宸这才开口:“看看你的样子,你不觉得你比妓-女好不了哪里去了吗?看看这个房间,连你的衣服都没有,难道是我在诬陷你吗?”

燕涵下意识的寻早自己的衣服,可是,真的没有她的衣服,只有包包,说不清了,她也不想说,顾不得吵架,只是慌张地问着:“我的衣服呢?”

裴东宸一愣,面对这个女人,他真是无语了。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她,把她整个人往外拉,“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别有用心也没有用,我没有碰你!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都达不到的!”

说着,就把人给推了出去。

门砰地一下关上,燕涵错愕的站在门口,一抬头看到门牌号是2232,不对,她记得谭云飞订的房间是2231的。

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涌出来。

紧接着,2232房间的门又打开,裴东宸把她的包放到了她的手里,门又砰地关上,燕涵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包包,面对紧闭的2232的门扉,她想说的话立刻噤声,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立刻打开包包,打电话给谭云飞,结果谭云飞的电话关机,她又检查包包,发现2231的房卡还在,她立刻刷开隔壁2231的房间。

“嗯……啊……”愛昧的申缨声从2231的房间里传出来,燕涵的身子猛然一怔。

“小妖精!”这是谭云飞的声音,如此的邪肆和愛昧,完全不是平时一本正经青年才俊的样子。

“云飞——啊——我受不了了!”女人突然叫了起来。

听到“云飞”两个字,燕涵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原来——

她不敢想下去了!

走廊上的灯照射进来,她看到门口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男性衬衫,女士长裙,男性长裤、黑色蕾/丝的内依……

而她的衣服,就在沙发上。

原来今晚的酒里,他下了药,原来他叫她来不是和她共度良宵,而是让她去为陌生男人献身,那个男人应该是他的上级吧!

她的心里一阵冷寒,轻轻走进去,昏暗的大床-上,两个人影这热烈的纠缠着。

高大的阳刚身躯,紧压着雪白娇嫩的修长玉体,美-腿勾在劲瘦腰际,起伏冲撞之间,娇媚柔腻的申/吟便在喘熄间被逼出来。

“有、有人……”女人突然喊了一声。

“专心点!”谭云飞低沉性感的嗓音沙哑着,清欲紧绷。

“云飞,真的有人!”谭云飞身下的女人紧张的喊了一声。

更加猛列急促的冲撞,让承受者蹙紧了娥眉,又难受又舒服,被热吻得红润略肿的小嘴轻启,无助地讨饶着,“云飞,啊,真的有人!”

这就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

谭云飞!谭云飞啊谭云飞!

这一刻,燕涵明白了!

她啪得一下打开灯。

一瞬间,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的谭云飞突然惊醒了,抬起头就看到燕涵一脸破碎的神情,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谭云飞,然后抱起自己的衣服,跑进洗浴间换上。

“涵涵——”身后是谭云飞的喊声。

什么都不顾了,燕涵换了衣服,已经知道了什么情况,是他,一定是谭云飞把她送进了2232号房间。

如果那个男人是坏人的话,今晚,她一定是被那人给吃的一点不剩了。

换了衣服,她冲了出来。

“涵涵……”谭云飞也已经换上了衣服,他一把抓住燕涵的胳膊。“你听我说!”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亿万先生_亿万先生老虎机_亿万先生mr007 - 分类 亿万先生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