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天,新闻主播写摄影教程是什么体验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01


大家好··|,我是所长bibabo··|--。

其实··|,也是一名新闻主播··|--。


这几年··|,身边的人接连变成KOL是什么体验|-··?那就是你春风满面地踩着脚踏车在等路口的红绿灯··|,却发现身边的人早就开着豪车呼啸而过··|--。学生时期的挚友成了kol;同一个集团的前辈成了作家··|,公众号轻松十万加;豆瓣里的豆友写作几个月就成了十万加kol……在风口扎堆出现··|,“别人的行当总是更成功”的时代··|,你们到底是怎么轻轻松松就在网络上呼风唤雨的啊··|--。


同样是这两年··|,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做着拉锯战··|,行业变革也让主持人这个行当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纯粹因为好奇和不甘心··|,两年前的2015年7月15日··|,我开始了公众号的写作··|--。隐去大名和屏幕形象··|,我想试试从头开始“制造”一个全新的自己··|,不会影响我的本职工作··|,也不会有过多的负担··|--。

△ 2015年5月17日··|,第一次推送


起初对写作内容没啥定义··|,也懒得去做规划··|,就把公众号取了一个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大名字:美好事物普及研究所··|--。分享摄影··|,游记··|,美食··|,音乐··|,这些风月潇洒的内容原先都在我的预设范围内··|--。毕竟能让人愉悦的事物··|,“美”与“好"都可以囊括了··|--。


△ 自己设计的公众号logo··|,从连笔后的“美”演进而来


而在公众号的圈子里··|,一直有一个奇怪的风向··|,那就是大家爱称呼自己为各种“长”:会长··|,校长··|,所长等等……冠以一个称谓算是最原始的一种AP吧··|--。罢了觉得太长··|,又不想改··|,那就称呼自己为研究所的“所长”好了··|--。


一直拥有易被取外号的体质··|,因为旅日研修的经历··|,之前同事和朋友都爱叫我峰桑··|,就日语里人名后跟着的那个“桑”;写了公众号后··|,98%的人叫我“所长”··|,偶尔蹦出一个1%的bibabo··|,还有1%的“biao”··|,“b叔”这样的蜜汁代号……万事开头难··|,然而从“所长”这个称呼从网络延伸到现实中··|,想必我的“鬼点子”已经开始奏效··|--。




#02


其实广电圈很多人都三头六臂··|,无所不能··|,没准街角的哪家食肆就是一位名嘴开的··|--。相比较··|,我的”不务正业“稍微静态了一点:我喜欢摄影··|--。写手机摄影的教程最初也只是无聊··|,算是工作之余的调剂··|--。开公号半年后··|,也就是2016年··|,台里开设了晚间新闻··|,我的工作时间变为了下午3点到晚间23点··|,这是一天中最晚直播的节目··|,我成了整个集团里最晚下班的主持人··|--。我跟亲朋好友开玩笑··|,我这一年过的是“荷兰时间”··|,工作和休息与普通人相比几乎颠倒··|--。

△ 2017年的节目《新闻关键报告》


当然电视台是个讲究团队配合的活儿··|,每天直播时段中还有技术部的小伙伴还有值班领导的坚守陪伴;但其实··|,大部分时候··|,尤其在办公室··|,最后往往只剩下我一人··|--。当楼道里安静下来··|,距离直播还有些时间··|,导语也准备就绪··|--。此时··|,就进入了我的“创作”时间··|--。



起初写得比较天马行空··|,比如怎么样用手机app··|,把自己的照片p成鬼··|,怎么加入飞碟激光这样的特效;写出门道了后··|,开始总结一些实用的摄影技能··|,分享一些自己的摄影作品;再后来开始写一些测评··|,排行··|,盘点··|--。


我是射手座··|,取个同音··|,摄手作··|,记得第三个字念zuō··|,因为在美这件事儿上我有点吹毛求疵;picture取个谐音··|,“P客扯”··|,称自己是P客··|,P客的闲聊就称之为“P客扯”··|--。这就是我公众号里的两大内容··|,摄手作 + P客扯··|,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拍照+修图··|--。

△ 两年中我大概都在写这些手机摄影的“鬼点子”


不仅是内容··|,公众号的格式上也摸到了一点门道··|--。起初版式繁复··|,字体也不统一;慢慢地开始固定正文的字体大小和颜色——据说14px和深灰能让文字部分在保证清新观感的同时更易于阅读··|--。另外元素减少到最简单··|,“最原始的图片加文字”就是所长公众号的审美——基本不套用任何所谓的“排版”··|,欣喜的是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用了什么排版软件··|--。


其实做减法··|,才是考验··|--。

同时··|,还有坚持··|--。


写过公众号的人可能知道··|,这是个重复劳作的活儿··|,码字儿··|,挑图··|,然后排排版··|--。普通的工作强度之下··|,所长的一天往往从正午开始··|,午夜2点结束··|--。还好媳妇的工作也是晚下班··|,只是在同事眼中··|,我大概是成为了一名重度网瘾少年··|--。说起来我也是最近两年才开始使用豆瓣··|,在尝试豆瓣发帖后··|,公众号迎来了大量的新朋友··|,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所长和bibabo··|--。


而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在写作··|--。


2年里··|,也分享过美剧、唱片、电玩··|,还把《小森林》整整两部的菜谱摘录下来··|,截了4天的图做成了gif动图……大概就是在这样近乎自言自语的过程中··|,“所长”疏解了“志峰”在夜班中的彷徨和孤独··|--。与其说是写作··|,不如说··|,我是找到了和自己独处的方式··|--。



#03


所以··|,两年时间··|,公众号就像是一个自己的乐园··|,可以用自己的爱好取悦自己··|,同时分享给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2016年的6月··|,很荣幸受邀在Apple Store举行手机摄影的分享会··|--。原以为漫长的2小时最后证明还是太仓促··|,大家一起分享为什么要记录美好的事物··|,手机尤其是iPhone怎么拍照··|,如何修图··|,如何让创意把照片变得妙趣横生··|--。那次活动超出预想地成功··|,最重要的是让我见到了许多公众号里素未谋面的有趣的人们——原来··|,所长和bibabo有自己的粉丝了耶··|--。

△ 2016年6月杭州万象城Apple Store的分享会


这次分享会的内容··|,也成了后来写书的基本框架··|--。


很快··|,出版社在豆瓣上联系到了我··|,问我有没有意向出一本手机摄影的书··|--。虽然有短暂的挣扎··|,但是我跟媳妇一致决定··|,趁着还能拼··|,就做一件这辈子还没有做过的事情··|--。当时正巧在日本旅行··|,回国后我二话没说直接飞了一趟北京··|,在电子工业出版社··|,郑重在出版合同上签下了大名··|--。


写书的过程··|,度日如年··|--。

在填写基本书目信息的时候··|,我写道··|,这应该是一本零基础也能看懂的手机摄影工具书··|--。所以书的内容轻松就划分好了结构:如何拍··|,如何修··|--。按照图书编辑的要求列出了大致的提纲··|,加上在公众号中已经写过的部分选题··|,最后文章数框选在了40篇··|--。实际最终写作了大约45篇··|,因为体例的统一进行合并、删减··|,最终正式剩下了38篇左右··|--。

△ 撑起这本书的初步框架


然而··|,我低估了图书创作的艰难··|--。


图书··|,就是图 + 文··|--。除了对文字进行斟酌之外··|,还要思考如何把抽象线性的线性流程转化成具象的图片··|--。怎么截图··|,怎么说明··|,在写作中就要给美术编辑大致的版式··|--。

△ 自己设计的序章版式··|,用手机phonto三下五除二地做了大致效果


尤其是公众号已经发表过的文章··|,一些措辞和语态要进行微调··|,一些网络语境中的“玩笑”出于公开出版的关系也要“修正”··|--。尤其是图片··|,公众号里的图片是经过压缩的··|,无法达到印刷的精度要求··|,因而1/3的文章配图我得重新整理和截图··|--。


一本书··|,还偏偏碰上了我最忙的时期··|--。去年的浙江··|,g20峰会··|,互联网大会··|,还有大大小小的各种采访任务··|,赶稿的岁月真是只能用血泪史来形容··|--。推了同学孩子的满月酒··|,一周唯一的休息天强迫自己家里闷头码字··|,每天睁眼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打字··|,就是作图··|--。

△ 自黑时间··|--。白天的志峰··|,和晚上的bibabo


终于··|,好不容易交出了初稿··|,又因为体例的问题··|,全书的标题和结构又做了一次修改··|--。所有的配图按照新的章节整理··|,细化到一节都拥有独立的文件夹··|,所有图片按照出现顺序重新命名··|--。

总之··|,想自虐··|,就写作吧··|--。

△ 接近创作尾声的WORD缩略截图··|,密恐的福音


话说封面··|,设计师很用心地设计了很多版本··|,我也挺喜欢··|,但我总觉得不够扎眼··|--。所以我决定自己来设计··|--。我希望制造一种打破次元的效果··|,既然是一本教程··|,那么不妨让书里的东西“跑出来”··|,所以就有了最后这个效果··|--。

△ 我和编辑含嫣之间的聊天记录··|,来回都是各种封面的设计稿


大家也别忘了掀开黄色的外封··|,里头其实还有另一个风格的封面··|,是用iPhone5拍摄的荷叶水珠··|--。


就这样突然有一天··|,我拿到了编辑寄过来的样书··|--。我有点恍惚··|--。此时距离正式截稿··|,大概又过了两个月··|--。而此刻··|,这本“黄书”静静地躺在我面前··|,我托起它··|,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陌生又忐忑··|--。我完全没有料到··|,它居然那么扎实··|,220页呐··|,有两个iPhone7那么厚;而几个月以前在我的电脑硬盘里··|,它明明只有一个64.3MB大小的word文档··|,那个冰冷的被反复修改的文档··|--。


忍不住凑上去狠狠吸了一口它的味道··|,恩··|,有点怪~

然而··|,人生的第一次··|,排山倒海的满足感立马就盖过了紧张··|--。封面上赫然印着的名字和ID··|,翻开扉页还有俺的头像——也就P了一小时··|,看着那些截图截到眼瞎、构思构到掉发的心血变成油墨和纸张··|,瞬间满足到脸颊发烫!扒开外封··|,抚摸着同样是自己设计的内封··|,感受指尖和纸张的摩擦……

我的天呐!

我居然是个“作者”了··|--。



#04 / 最后的最后


一年时间里··|,作品有幸参加了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的联展··|,参加了ippa世界iPhone摄影大赛··|,虽然没有让所长和bibabo变得蜚声中外··|,但总算有了另一种活法··|--。有人劝我为什么不试试用摄影来营生··|--。我想··|,人生苦短··|,还是需要一些抛开功利的乐趣的··|--。所以我理所应当··|,还是更本分地当一名摄影爱好者吧··|--。

△ 这一年中豆瓣等各种平台的首页推荐


有人说我孤僻··|,但我觉得那是牛脾气··|,一旦下定决心··|,跪着也要走到底··|--。一直都爱独旅··|,哪怕成家后··|,我们说好允许彼此独旅··|,别人说我潇洒··|,但我觉得那是内心丰富的人去寻找孤独··|--。


人有两种活法··|,活出时间的长度··|,或者时间的厚度··|--。从一个人的公众号··|,到一个人的这本书··|,我突然觉得这很像是另一种修行··|--。屏幕中我还是那个每天为观众播报新闻的主播··|,但在这个白手起家的小世界里··|,我做了一件可以让我到老都觉得很酷的事情··|--。



那么··|,此为起点··|,希望大家重新认识我··|--。

大家好··|,我是所长bibabo··|--。


copyright © 2014-2017. bibabo

图文:bibabo




7月22日(周六)··|,我会带着这本书··|,在杭州和大家面基··|--。

流程很本质:聊天··|,分享··|,签字儿··|--。

19:00开始··|,地址:悦览树24H书房

(杭州青年路31号解放路新华书店1楼)

预约方法:长按下图 > 识别二维码 > 进入悦览树公众号回复“参加志峰活动 + 姓名”即可··|--。


嘉宾是我的好友&同事··|,著名主持人 晶晶··|--。她的粉丝比我多··|,所以晶晶粉看着来就可以··|,不然我的粉丝没地方坐会生气··|,恩··|--。


准备了会场限定明信片··|,大部分是今年的新图··|,大家赏脸光临就能拿到··|--。

新书《疯玩摄影》 全网 / 新华书店··|,同步销售中

另因微店对印刷品销售有新规··|,加上忙于筹备发布会··|,线上签名版的预定暂缓··|,万分抱歉··|--。


■ 延伸推送··|,点击即读 ■
















  |  




  |    |    |  



■ 点击“阅读原文” 获取全部内容索引■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亿万先生_亿万先生老虎机_亿万先生mr007 - 分类 亿万先生mr007